您现在的位置:
周口西休新闻网>时尚>「正点游戏登陆」中医经典征文大赛作品展播(43)|《伤寒杂病论》饮水调护法解析

「正点游戏登陆」中医经典征文大赛作品展播(43)|《伤寒杂病论》饮水调护法解析

2020-01-08 14:50:18   【浏览】347

「正点游戏登陆」中医经典征文大赛作品展播(43)|《伤寒杂病论》饮水调护法解析

正点游戏登陆,请点击标题下方的“光明微教育”关注我们,了解更多动态

8月10日至10月10日,第二届“品读中医经典,服务健康中国”新媒体征文大赛系列活动,投票系统在光明日报教育部官方微信公众号“光明微教育”开启,网友积极参与,反响热烈。从今天起,光明微教育(gmweijiaoyu)微信公号将对优秀参赛作品进行展播,每天两篇,以飨读者。

本次新媒体征文大赛系列活动由光明日报教育部、全国中医药高等教育学会联合主办,中华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分会承办,北京龙诚自然科学研究院、山西昂生医药集团张仲景学院和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协办。

《伤寒杂病论》中提及饮水的论述有“渴欲饮水,饮不能多”、“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多饮暖水”等,因疾病所处病理阶段、口渴程度、疾病性质之不同,故饮水调护亦有别。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强调饮水量宜“依证而与之”、水温宜寒温适度、饮水方式宜“少少与饮之”,其对日常生活和疾病调护中正确饮水具有现实指导意义。故本文结合《伤寒论·伤寒例》中对时气病口渴饮水的护理原则和《伤寒杂病论》中相关条文,从饮水量、水温、饮水方式三方面来阐述《伤寒杂病论》饮水调护法之体会。

1.1胃中津液一时性匮乏或疾病向愈,“少少与饮之”

《伤寒论·伤寒例》“凡得时气病,至五六日,而渴欲饮水,饮不能多,不当与也,何者?以腹中热尚少,不能消之,便更与人作病也。”提示我们疾病初期,正气抗邪于外,里气必虚,脾胃运化功能低下,此时虽出现渴欲饮水,饮亦不能多,否则水饮内停将导致其他病变。如《伤寒论》71条原文“太阳病,发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太阳病发汗太过,津液受损,导致胃中津液一时性匮乏。此阶段津伤程度较轻,口渴程度自然较轻,无须药治,只需少与饮水,使胃燥缓解,胃气调和,便会自愈。

《伤寒论·伤寒例》曰“凡得病,反能饮水,此为欲愈之病。其不晓病者,但闻病饮水自愈,小渴者,乃强与饮之,因其成祸。”提示了要准确判断病情变化,来确定饮水情况,以免饮水过多致生他变。如《伤寒论》41条小青龙汤证中出现“服汤已,渴者”乃是因为小青龙汤温肺化饮,服汤后,水饮渐化,津液一时敷布不周而出现轻微口渴,是寒去欲解之候。此渴一般无需治疗,少少与饮之,胃气调和,津液得复,其渴自止。若饮水过多则会使渐散之水饮重聚。或《伤寒论》329条“厥阴病,渴欲饮水者,少少与之愈。”厥阴寒证,阳气初复,津液一时不能上承导致口渴,口渴程度较轻。这种口渴,不需药疗,只需少少饮水,以“滋其渴燥”,待阴阳自和,则不药而愈。此时,不可饮水过多,若大量饮水,一则水为阴邪,过量则伤胃阳,二则初复之阳难以化之,反而导致水气内停。

在临床中常见感冒发汗后胃津损伤出现口渴的症状。此时应嘱病人少少饮水,待脾胃运化功能恢复后,口渴症状自解。因发汗后,胃气损伤,无力运化大量水饮,若饮水过多,饮逆犯肺,肺失宣降则会导致喘证。如《伤寒论》75条“发汗后,饮水多必喘,以水灌之亦喘”。127条“太阳病,小便不利者,以饮水多,必心下悸。”此条也旨在说明饮水过多,水液停留,上凌心肺致心下悸。因此在临证时一定要做到胆大心细,严密观察患者的症状,正确指导其病后饮水护理,若不然轻则疗效大打折扣,重则遭致其他疾患。“常须识此,勿令误也”。

1.2津伤较重者,饮水“与之常令不足”

《伤寒论·伤寒例》“大渴欲饮水者,犹当依证而与之。与之常令不足,勿极意也,言能饮一斗,与五升。”提示了津伤较重者也要依据病情,酌量饮服。如《伤寒论》168条、169条、170条、222条白虎加人参汤证出现“大烦渴不解”“欲饮水数升”等。此口渴程度较重,为阳明热盛,津液大伤。此时饮水可适当增多,但也应“依证而与之”、“勿极意”。再者,此疾病所处病理阶段,非能通过饮水自救的办法奏效。当以白虎汤消其阳明炽热,此法“釜底抽薪”热消则无燎原之势,津液自然不再消耗。再加人参益气生津,津液得复,口渴症状随之而愈。

在临床护理方面,此时患者大量饮水,虽无停水之弊,但也不能太过恣意,仍要嘱其适量饮水。治疗时时刻注意紧扣疾病的病机用药,疗效方能事半功倍。

1.3气化不利,水饮内停,“不可与之”

《伤寒论·伤寒例》“若饮而腹满,小便不利,若喘若哕。不可与之。忽然大汗出,是为自愈也。”小便不利,若喘若哕提示已有水饮内停,则不宜再饮水。否则会加重水饮内停的症状,出现喘或水逆等现象。如《伤寒论》156条为水饮致痞之口渴,提及“其人渴而口燥烦,小便不利者,五苓散主之。一方云,忍之一日乃愈”是说中焦蓄水较少较轻者,此时虽心下痞满只要能忍渴不饮,“不饮者,外水不入,所停之水得行”,水饮逐渐运化,诸症便会自然消失。又如《伤寒论》71、72、73、74条五苓散证出现“消渴”“烦渴”等症状。其口渴病机为气化不利,水饮内停,津液不得上承所致。此时应以五苓散化气行水,津液得以正常输布,口渴自消。若过量饮水,则会加重饮停,出现新水不能受纳的“水逆证”,转为蓄水重证。五苓散方后注中虽提到“多饮暖水,汗出愈”看似与“不可与之”或“水入则吐”相矛盾,其实此处多饮暖水是在服药以后的一种助药力且行津液而散表邪的一种调护方法,与《伤寒例》中提及的“忽然大汗出,是为自愈也”相一致。而“不可与之”是指在疾病过程中不可多饮。

因此,针对此类疾病的患者,在疾病护理过程中,应嘱其尽量不饮水。方后注中虽提及“多饮暖水,汗出愈”,看似前后矛盾,实则是药后调护。医者一定要分辨清楚药前药后的不同护理原则。“否则前后不循调护之法,虑其动手便错,反致慌张矣”。

《金匮要略·肺痰肺痈咳嗽上气病篇》桔梗白散方后云:“病在膈上者,吐脓血;膈下者,泻出;若下多不止,饮冷水一杯则定。”桔梗白散治疗肺痈重症,药后,若下之太过,可饮冷水遏巴豆辛热峻下之势。《金匮·禽兽鱼虫禁忌并治第二十四》曰:“凡煮药饮汁以解毒者,虽云数急,不可热饮,诸毒病得热更甚,宜冷饮之。” 即是以冷服药法缓和病势,以利治疗的典型例证。《金匮要略·果实菜谷禁忌并治第二十五》曰:“蜀椒闭口者有毒,误食之,戟人咽喉……急治之方,肉桂煎汁饮之。多饮冷水一二升。” 蜀椒闭口者辛温,有毒,多饮冷水旨在制约蜀椒温热毒性,再者促进津液输布排泄以解毒。由此可见饮冷水在临床疾病的治疗及调护中具有其现实意义。

同时仲景也强调不可恣意饮冷而要饮温水,一者水为阴邪,患病期间阳气气化不利,饮冷则加重气化不利致饮停于内;二者饮冷易伤脾阳,影响饮食物运化吸收。此外桂枝汤证、五苓散证方后注中各提及药后“啜热稀粥”、“多饮暖水”,其实质都是助药力,散表邪。可见饮暖水在疾病的恢复过程中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在临床中饮水之寒温也应辨证施护。《医宗金鉴》曰“食肥肉及热羹,后继饮冷水,冷热相搏,腻膈不行,不腹痛吐利,必成痞变。”提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饮水要注意寒温适度,切勿恣意贪凉饮冷,而应遵循“热无灼灼,寒无沧沧”的指导原则,否则冷热不调,反受其害。

郭雍《仲景伤寒补亡论》曰“凡病非大渴,不可与饮冷水;若小渴,口燥咽干,少少呷水滋润之。”提示我们日常生活中饮水不仅要寒温适度,而且应“少少与饮之”,给机体留有气化的空间和时间,待津液输布于口,渴自缓解,切记牛饮大灌。

仲景在《伤寒论·平脉法篇》中提及“谷入于胃,脉道乃行,水入于经,其血乃成,水之于人,不亦重乎?”。由此可见水谷是津液生成之重要来源,而津液代谢是以三焦为通道,在胃之受纳腐熟、脾之运化、肺之宣发肃降、肾之蒸腾气化、膀胱之开合协同作用下共同完成的复杂过程。如清·邹澍《本经疏证》曰:“饮入于胃,分布于脾,通调于肺,流行于三焦,滤于肾,出于皮毛,归于膀胱。”又曰:“水者,节制于肺,输引于脾,敷布于肾,通调于三焦、膀胱。”如果参与津液代谢之相关脏腑功能失调,加之过多饮水则会出现诸多变证,即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今生活中存在着许多饮水误区,如“多饮水有助于排毒养颜”“每人每天至少喝八杯水”等。这种错误的观念不仅不利于保健,而且饮水量一旦超出了脾胃运化能力的范围,则会导致水饮内停,出现腹胀、喘、心悸等现象。如:阳虚体质的人素体阳气不足,气化无权,故宜少量饮温水。若饮水过多,气化不利易致水湿泛滥;痰湿、湿热体质的人,饮水过多亦会加重水湿内停。

综上所述,在疾病的临床调护中应秉承辨证饮水,辨证施护的原则。而生活中由于每个人的年龄、所处环境、个人体质不同,所以日常饮水也应遵循因人、因时、因地饮水之原则。

作者:李平 (山东中医药大学)

光明教育工作室出品

长按识别关注 为您解读教育中国

内容:光明微教育

图片:网络

统筹:晋浩天

制作:楚洋


上一篇:2019年9月16日香港置地竞得重庆市1宗综合用地(含住宅)楼面价9394元/㎡ 溢价率15.85%
下一篇:满口“芝言芝语”,为啥都说她拿三世情商换了一世颜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