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周口西休新闻网>文化>李飞熊 从纪录片名导到文学新人

李飞熊 从纪录片名导到文学新人

2019-11-06 15:15:31   【浏览】2590

作家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一部小说《没有终点的火车》,作者是李熊飞,对读者来说这是一个奇怪的名字。这实际上是作者故意隐瞒了自己以前的身份。

李飞熊的真名是李伟。作为sctv的纪录片导演,他从2001年开始从事非小说类的影像制作。北川中学、超级按摩师和《地球的故事》等纪录片作品在业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几乎获得了纪录片行业的所有最高奖项,包括“明星奖”、“金熊猫奖”和“中国民族志纪录片学术奖”。

然而,正是这样一位在非小说影像领域取得巨大成就的导演,决定以新人的身份进入小说文坛——写小说。用李飞熊的话说:“写小说实际上是为了纪念我的青年和改革开放一年前后出生的一代人。”

“北漂”体验成为故事来源

李飞熊,生于1978年,是跟随改革开放步伐的一代人。他们正面临着国家的急剧变化和社会的不断变化,伴随着每个人命运的起伏。1999年,从宁夏大学毕业后,李熊飞进入银川电视台做新闻节目。然而,李熊飞对此时的现状并不满意。他有一个诗人的梦想,写诗和出版诗集。因此,不到一年后,他毅然辞去了第一份工作,独自来到北京,成为一名“北流”。

《没有终点的火车》的主人公周杭间是李熊飞“北漂”生活的投影。书中写道周兴健去北京大学看望他的朋友王丽燕。他看到当时北京大学周围出租了大量的“观众学生”。他们没有北京大学的学生身份,但是因为他们钦佩北京大学的老师和校风,他们在这里过了一天的日常课。当李飞熊第一次来北京时,他也是其中之一。在这里,他听了许多著名大师的课,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留下了一段漂泊但难忘的时光。

后来,李飞熊成为中央电视台的一名导演,并开始拍摄纪录片。他参与的最大项目之一是长达20集的纪录片《天堂的特权》(privilege of天堂),该片全面反映了中国的航天工业,他直接担任多元化导演。为了拍摄《天堂的特权》,李熊飞去中央新电影厂获取了所有关于美国、苏联和我国航天工业发展的信息影片。同时,他还采访了航天工业的许多人,如梁李思和孙家东。“听他们的故事对我来说是一次洗礼,他们点燃了我心中的家庭和国家概念。”

李飞·熊的生活逐渐进入纪录片世界。在北京呆了五年后,他去了四川拍摄纪录片,如北川中学、超级按摩师、文艺和成都剑川博物馆的非凡记忆,赢得了众多奖项,并在业内获得了声誉。

2014年2月,离开北京9年的李熊飞从北京大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最终以全日制学生身份回到北京大学。但这时,他发现他曾经在课堂上追求的大师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就连他经常去的北京大学南门的风汝松书店也不见了。当时的巨大变化让他不知所措。他觉得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了,一种使命感立刻升起,写下那一年的青年时代。

“我出生于1978年,领先五年,落后五年。我可以被视为这十年出生的一代人。李熊飞说:“我似乎没有看到任何反映这一代人非凡卓越的作品,所以我想,为自己写一部,至少为这一代人发声。”。因此,在写作之初,李飞·熊就为小说设定了两个方向:在大时代不断关注社会和小人物。

为一代年轻人写一部小说

这部小说的原名是“失落时期的爱情”。李熊飞感到很难过。后来,在他的设计下,小说每一章的开头都是周行健在西行列车上看到和思考的主要人物,这成为小说故事线的线索。因此,他把小说改名为“没有目的地的火车”。这本书的书名符合周星健、马洛和书中其他人物的命运。他们在寻找摆脱困惑的方法,但生活就像一列没有尽头的火车,向远方驶去。

李飞熊坦言,这部小说有一些半自传体色彩,几个主要人物在现实生活中有一个或几个原型。在他写作之前,他整理了每一章的大纲,逐渐清楚了这些角色是谁,他们最终去了哪里,他们想反映什么状态。

在李熊飞看来,“第一英雄”周行健是最不妥协、最叛逆的一类人,具有中国传统文人的特点。“我更喜欢唐朝的文人,比如李白,他腰间佩着一把剑,手里拿着一本书。我认为周兴的身体里有这种精神。”至于马洛,书中他和周兴健一起去了北京,他更像是魏晋时期的一个著名人物——诗意的、浪漫的、极端的和感性的。“你让我不开心,我立刻反对你,我对你有感觉,它立刻爆发。”李飞熊还描述了一个留在家乡吴先锋凤凰城的男人。他的名字充满讽刺。他想成为先锋诗人,但后来他变得保守、温和并向现实投降。“书中还有一个讽刺的地方,在所有的主角中,他是唯一一个最终结婚的人,但他的妻子是由媒人介绍的。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

当李熊飞从北京大学毕业时,他完成了这部小说的手稿。他觉得在这个时候写这部小说是最合适的,“如果它是在那个时候写的,它会充满无限的想象力,会非常粗糙。只有当你在各方面都成熟了,你才能写得更深刻。”李熊飞说,他从事非小说类的图像工作已经很长时间了,如果他做得更多,他会发现图像的力量有它的缺点。相反,虚构的文学创作使他能够挣脱枷锁,放开手脚,更轻松地刻画人物的内心。然而,书中情节的发展往往会表现出镜头感的效果,这也是由于他娴熟的形象叙事。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副主编兼文学评论家崔庆雷认为,“无休无止的训练”这个标题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和哲学气息。在这部小说中,作者通过重塑和再现一代青年,完成了对一代青年精神的塑造和对一个时代历史阴影的扫描。它打磨了一代人的青春,进行了深入的历史反思,提出了许多重要的社会话题和问题。


上一篇:中国女排精彩表现引外国网友称赞:你们是另一道“长城”
下一篇:外媒改口:华为确认无计划解Mate30系列BL锁